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6|回复: 0

2024.3.5号 杂阿含经915 肥田先种 好桶先装

  [复制链接]

545

主题

0

回帖

1845

积分

管理员

积分
1845
发表于 2024-6-7 22: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4.3.5号 杂阿含经915  肥田先种,好桶先装
宽子 14:05:40
大家今天有问题吗?

宽子
是的,这是中国人的说法,叫法

宽子
中国人的言语,比较广泛

宽子
佛祖,中国人可以叫一切的佛

宽子
佛陀,我们就叫一个,释迦摩尼佛

忏悔行(不起身口意乐着)
老师转轮圣王说的就是佛陀是吗?

宽子
不是的

宽子

转轮王(梵语:चक्रवर्तिन्,cakravartin,Chakravartin,巴利语:Cakkavatti),音译为斫迦罗伐剌底、遮迦罗跋帝、遮迦越罗,又称转轮圣王、轮转圣王,简称轮王,印度宗教中的术语,在印度神话中,当统一世界的君王出现时,天上将会出现一个旋转金轮,作为他统治权力的证明。拥有这个旋转金轮的人,将成为这个世界以及全宇宙的统治者,他将会以慈悲与智慧治理这个世界,开创转轮圣朝(sarvabhauma)。

宽子
这些自己就可以百度到

忏悔行(不起身口意乐着)
佛经说若以三十二相观如来,转轮圣王即是如来

宽子
十轮经不是刚学吗

忏悔行(不起身口意乐着)
这里说的和老师说的是一样是吗

宽子
那你以相来看,佛陀还是凡夫呢

宽子
这些对解脱没有意义

宽子
学佛,我们不要模稜兩可

宽子
要清晰的知道,清楚明白

宽子
模稜兩可的心态,就会让佛经,很难看懂

宽子
自己作弄自己

宽子
所以坚信不疑,是很大的力量

宽子
坚信不疑,也是因为自己的正观

宽子
不是别人强加给你

宽子
别人强加的,你只会想,不会观

宽子
想是没力气的,观是有力的

忏悔行(不起身口意乐着
因为最近我发现,有时候容易生出来特别小的疑惑,但是可以障道

忏悔行(不起身口意乐着)
比如,出家人这什么要行乞讨

忏悔行(不起身口意乐着)
为什么不自己耕耘

忏悔行(不起身口意乐着)
这种特别微细小的疑惑

宽子
自己耕耘,就会浪费时间在世间的无明上

宽子
托钵,不旦只是帮助自己,也是帮助众生种福田

宽子
少去想和自己贴身没有关系的问题

宽子
今天的经文,去看了吗?
这些,才值得去思惟

宽心
师兄,请问转念就是放下,心得平静。明理的那一刻就当下平静了。这算是我真的放下了吗?

宽子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那罗聚落好衣庵罗园中。

时,有刀师氏聚落主,先是尼揵弟子,诣尼揵所,礼尼揵足,退坐一面。

尔时,尼揵语聚落主:“汝能共沙门瞿昙作蒺藜论,令沙门瞿昙不得语、不得不语?”

聚落主白尼揵:“阿梨,何等为蒺藜论,令沙门瞿昙不得语、不得不语耶?”

尼揵语聚落主:“汝往沙门瞿昙所,作如是言:‘瞿昙,不常欲安慰一切众生,赞叹安慰一切众生耶?’若言不者,应语言:‘瞿昙与凡愚夫有何等异?’若言常欲安慰一切众生,赞叹安慰一切众生者,复应问言:‘若欲安慰一切众生者,以何等故,或为一种人说法?或不为一种人说法?’作如是问者,是名蒺藜论,令彼沙门瞿昙不得语、不得不语。”

尔时,聚落主受尼揵劝进已,往诣佛所,恭敬问讯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昙,岂不欲常安慰一切众生,叹说安慰一切众生?”

佛告聚落主:“如来长夜慈愍安慰一切众生,亦常叹说安慰一切众生。”

聚落主白佛言:“若然者,如来何故为一种人说法?又复不为一种人说法?”

佛告聚落主:“我今问汝,随意答我。聚落主,譬如有三种田,有一种田沃壤肥泽,第二田中,第三田塉薄,云何,聚落主,彼田主先于何田耕治下种?”

聚落主言:“瞿昙,于最沃壤肥泽者,先耕下种。”

“聚落主,复于何田次耕下种?”

聚落主言:“瞿昙,当于中田次耕下种。”

佛告聚落主:“复于何田次耕下种?”

聚落主言:“当于最下塉薄之田,次耕下种。”

佛告聚落主:“何故如是?”

聚落主言:“不欲废田存种而已。”

佛告聚落主:“我亦如是,如彼沃壤肥泽田者,我诸比丘、比丘尼亦复如是。我常为彼演说正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开示显现。彼闻法已,依于我舍、我洲、我覆、我荫、我趣,常以净眼,观我而住,作如是念:‘佛所说法,我悉受持,令我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

“聚落主,如彼中田者,我弟子优婆塞、优婆夷亦复如是。我亦为彼演说正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开发显示。彼闻法已,依于我舍、我洲、我覆、我荫、我趣,常以净眼,观察我住,作如是念:‘世尊说法,我悉受持,令我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

“聚落主,如彼田家最下田者,如是我为诸外道异学尼揵子辈,亦为说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开示显现。然于彼等少闻法者,亦为其说;多闻法者,亦为其说。然其彼众于我善说法中,得一句法,知其义者,亦复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

时,聚落主白佛:“甚奇!世尊,善说如是三种田譬。”

佛告聚落主:“汝听我更说譬类。譬如士夫有三水器:第一器不穿不坏,亦不津漏;第二器不穿不坏,而有津漏;第三器者,穿坏津漏。云何,聚落主,彼士夫三种器中,常持净水著何等器中?”

聚落主言:“瞿昙,当以不穿不坏、不漏津者,先以盛水。”

佛告聚落主:“次复应以何器盛水?”

聚落主言:“瞿昙,当持彼器不穿不坏而津漏者,次以盛水。”

佛告聚落主:“彼器满已,复以何器为后盛水?”

聚落主言:“以穿坏津漏之器最后盛水。所以者何?须臾之间,供小用故。”

佛告聚落主:“如彼士夫不穿不坏、不津漏器,诸弟子比丘、比丘尼亦复如是。我常为彼演说正法,乃至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如第二器不穿不坏而津漏者,我诸弟子优婆塞、优婆夷亦复如是。我常为彼演说正法,乃至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如第三器穿坏津漏者,外道异学诸尼揵辈亦复如是。我亦为彼演说正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开示显现。多亦为说,少亦为说。彼若于我说一句法,知其义者,亦得长夜安隐乐住。”

时,刀师氏聚落主闻佛所说,心大恐怖,身毛皆竖,前礼佛足悔过:“世尊,如愚如痴,不善不辩,于世尊所不谛真实,虚伪妄说!”

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礼足而去。



宽子
[不支持的元素类型]@宽心 不是

宽子
因为你只是明白了一点,不是明白全部

宽子
所以你的放下,是短暂的

宽心
那怎么能恒久呢

宽子
就好比我们用纸去包火

宽子
短暂看见没火了,但还是会出现的

宽子
长久的,起码证了初果,才是开端

宽子
我们会出现短暂的法喜

宽心
那没有基础,静心能达到初果吗

宽子
但是很快就会对境被淹没

宽子
[不支持的元素类型]@宽心 不能

宽子
没有八正道,那是不能的

宽子
正见很重要

宽子
我们这里看下经文

宽子
这里佛陀说了,肥田先耕

宽子
经文,都是外道想要为难佛陀,问一些为难的问题

宽子
尼揵语聚落主:“汝往沙门瞿昙所,作如是言:‘瞿昙,不常欲安慰一切众生,赞叹安慰一切众生耶?’若言不者,应语言:‘瞿昙与凡愚夫有何等异?’若言常欲安慰一切众生,赞叹安慰一切众生者,复应问言:‘若欲安慰一切众生者,以何等故,或为一种人说法?或不为一种人说法?’作如是问者,是名蒺藜论,令彼沙门瞿昙不得语、不得不语。”

尔时,聚落主受尼揵劝进已,往诣佛所,恭敬问讯已,退坐一面,白佛言:“瞿昙,岂不欲常安慰一切众生,叹说安慰一切众生?”

宽子
或为一种人说法?或不为一种人说法?

宽子
这里就是问,为何佛陀你给一些人说法,不给一些人说法,不是说平等吗?

宽子
就好比有些师兄时常说,不分别,不能去区分,踢人,禁言

宽子
我们看看佛陀怎说

宽子
佛告聚落主:“如来长夜慈愍安慰一切众生,亦常叹说安慰一切众生。”

聚落主白佛言:“若然者,如来何故为一种人说法?又复不为一种人说法?”

佛告聚落主:“我今问汝,随意答我。聚落主,譬如有三种田,有一种田沃壤肥泽,第二田中,第三田塉薄,云何,聚落主,彼田主先于何田耕治下种?”

聚落主言:“瞿昙,于最沃壤肥泽者,先耕下种。”

“聚落主,复于何田次耕下种?”

聚落主言:“瞿昙,当于中田次耕下种。”

佛告聚落主:“复于何田次耕下种?”

聚落主言:“当于最下塉薄之田,次耕下种。”

佛告聚落主:“何故如是?”

聚落主言:“不欲废田存种而已。”

佛告聚落主:“我亦如是,如彼沃壤肥泽田者,我诸比丘、比丘尼亦复如是。我常为彼演说正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开示显现。彼闻法已,依于我舍、我洲、我覆、我荫、我趣,常以净眼,观我而住,作如是念:‘佛所说法,我悉受持,令我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

宽子
佛告聚落主:“我今问汝,随意答我。

聚落主,譬如有三种田,

有一种田沃壤肥泽,

第二田中,

第三田塉薄,

云何,聚落主,彼田主先于何田耕治下种?”

宽子
佛陀问他说:

有三种田

肥沃田

中肥沃田

不肥沃田

宽子
你选那种先下种子?

宽子
聚落主言:“瞿昙,于最沃壤肥泽者,先耕下种。”

“聚落主,复于何田次耕下种?”

聚落主言:“瞿昙,当于中田次耕下种。”

佛告聚落主:“复于何田次耕下种?”

聚落主言:“当于最下塉薄之田,次耕下种。”

佛告聚落主:“何故如是?”

聚落主言:“不欲废田存种而已。”

宽子
聚落主回答说:

当选最肥沃的田先下种子

宽子
然后才到中田

宽子
不肥沃的,可有可无,当然是最后才考虑

宽子
废田下种子也没用

宽子
佛告聚落主:“我亦如是,

如彼沃壤肥泽田者,

我诸比丘、比丘尼亦复如是。我常为彼演说正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开示显现。

彼闻法已,依于我舍、我洲、我覆、我荫、我趣,常以净眼,观我而住,作如是念:‘佛所说法,我悉受持,令我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

宽子
佛陀说,我也一样

宽子
先给上根,用心的弟子讲法

宽子
@大海 师兄,共修时候,专注思惟

宽子
@大海 不要发佛号

宽子
@大海 一会别人聊完再发,这是礼貌

宽子
佛告聚落主:“汝听我更说譬类。譬如士夫有三水器:第一器不穿不坏,亦不津漏;第二器不穿不坏,而有津漏;第三器者,穿坏津漏。云何,聚落主,彼士夫三种器中,常持净水著何等器中?”

聚落主言:“瞿昙,当以不穿不坏、不漏津者,先以盛水。”

佛告聚落主:“次复应以何器盛水?”

聚落主言:“瞿昙,当持彼器不穿不坏而津漏者,次以盛水。”

佛告聚落主:“彼器满已,复以何器为后盛水?”

聚落主言:“以穿坏津漏之器最后盛水。所以者何?须臾之间,供小用故。”

佛告聚落主:“如彼士夫不穿不坏、不津漏器,诸弟子比丘、比丘尼亦复如是。我常为彼演说正法,乃至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如第二器不穿不坏而津漏者,我诸弟子优婆塞、优婆夷亦复如是。我常为彼演说正法,乃至长夜以义饶益,安隐乐住。如第三器穿坏津漏者,外道异学诸尼揵辈亦复如是。我亦为彼演说正法,初、中、后善,善义善味,纯一满净,梵行清白,开示显现。多亦为说,少亦为说。彼若于我说一句法,知其义者,亦得长夜安隐乐住。”

时,刀师氏聚落主闻佛所说,心大恐怖,身毛皆竖,前礼佛足悔过:“世尊,如愚如痴,不善不辩,于世尊所不谛真实,虚伪妄说!”

闻佛所说,欢喜随喜,礼足而去。

宽子
佛陀又比喻

宽子
佛告聚落主:“汝听我更说譬类。

譬如士夫有三水器:

第一器不穿不坏,亦不津漏;

第二器不穿不坏,而有津漏;

第三器者,穿坏津漏。

云何,聚落主,彼士夫三种器中,常持净水著何等器中?”

宽子
佛陀比喻有三个桶

宽子
一个不漏

一个有点漏

一个全是洞

宽子
你会先考虑用哪个装水?

宽子
全漏的,就装不进佛法

宽子
所以佛陀先给用心的弟子讲法

宽子
所以我们看这里,就知道佛陀也会踢人

宽子
全漏的,就踢掉

宽子
等他自己补漏了,再回来装

宽子
所以我们聊佛经,有师兄发南无阿弥陀佛,这就是自己漏掉智慧

宽子
吸收不了

宽子
不知其重要性,不吸收,就不能正观

宽子
所以佛陀有讲法,有不讲法

宽子
或为一种人说法?或不为一种人说法

宽子
佛告聚落主:“如来长夜慈愍安慰一切众生,亦常叹说安慰一切众生。”

聚落主白佛言:“若然者,如来何故为一种人说法?又复不为一种人说法?”

宽子
所以不是佛陀不给你装,是自己满身都是洞

宽子
“如来长夜慈愍安慰一切众生,亦常叹说安慰一切众生。
就好比我们是老板,你会请勤奋的人,还懒惰的人?

宽子
老板,你应该公平

宽子
老板是公平,不公平的,是你自己

宽子
别人做了十个,你做一个,你自己公平了吗?

宽子
你对别人不公平

宽子
所以就会得到不公平的待遇

宽子
所以不要去质疑佛陀的慈悲平等

宽子
只是自己装不下

宽子
就好比我们的群

宽子
不要怀疑别人对你另类

宽子
是自己做的恶行,让人给你不同待遇

宽子
自己慈善,柔和,自己自然受益

宽子
今天我们聊到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Discuz! X

GMT+8, 2024-6-15 03:54 , Processed in 0.02743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